1. <ol id="klvzk"><output id="klvzk"></output></ol>

      <acronym id="klvzk"></acronym>

        <span id="klvzk"><output id="klvzk"></output></span>
      1. <optgroup id="klvzk"></optgroup>
      2. 所在位置:佳釀網 > 酒業新聞 >

        江記酒莊推“梅見”青梅酒 新品牌能否成為國內梅酒市場新引擎?

        2019-08-01 15:31  中國酒業新聞  佳釀網  字號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參與評論  閱讀:

        據中商情報網數據顯示,2018年我國果酒行業規模約2000億元。在這個增速達15%的果酒市場里,梅酒依舊保持著超30%的份額。

        梅酒生存空間變大的同時,市場也在陸續出現新的玩家。

        近日,記者走訪江小白酒業旗下的江記酒莊,發現它又推出了一款新品——梅見。這是繼白酒、米酒之后,江記酒莊推出的第三種新品類酒品。

        記者向江記酒莊釀酒師了解到,梅見是一款12度的梅酒,意在滿足年輕人對低度、利口、健康的飲酒需求同時,為人們帶來輕松愉悅的飲酒體驗,進而打造中國高品質梅酒品牌

        據《2018天貓酒水線上消費數據報告》顯示,目前,酒水市場呈現出低度、健康、多元趨勢,小品類酒增長明顯,其中梅酒增速最快;線上酒水消費主力的85后、90后,也是梅酒的主要受眾。

        在行業前景趨于明朗的當下,江記酒莊推出梅見算是順勢而為。然而,有江記酒莊背書,梅見又能否以另一個江小白的姿態,彌補年輕人對梅酒市場的需求,成為國內梅酒市場的新引擎,還是要靠實力說話。

        中國梅酒品牌的困獸之爭

        目前,國內梅酒市場還在孕育中,隨著消費者的需求一起涌現的還有大量進口品牌。

        在人均梅酒消費最高的日本,梅酒市場規模已至千億,趨向飽和。這種情況下,日本梅酒品牌正向更具潛力的中國市場滲透。在網絡上,各種海淘代購渠道豐富,日本梅酒高品質的口碑已漸漸在國內消費者印象中形成。

        有梅酒從業者表示,雖然外國人對梅子本身的認知度很淺,但是對梅酒的認知度很高。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日本梅酒品牌對國際梅酒市場的拉動。

        反觀中國品牌,即使國內的梅酒品牌冰青已“出道”幾年,臺灣企業旺旺旗下的雪姬也在北京等一線城市有了知名度,但市場的頭部依然虛位以待。

        記者通過調查發現,目前市場上除了葡萄酒,以梅酒為主的果酒市場尚未有龍頭酒企入局。

        畢竟,中國白酒市場價值萬億,依舊是中國酒類消費的主流,茅五洋等不會放過大蛋糕,去搶只有百億規模的小市場。

        此外,近幾年,因自釀酒引發多起中毒事故,自釀果酒這一灰色產業也因此受到市監局的嚴監管。據記者了解,今年各種網紅餐廳已成為監管的對象。比如南京的花千醉小酒館,就因出售沒有標識標簽的梅酒、石榴酒等自釀酒被市監局責令整改。

        同時,記者通過走訪也發現,在很多酒館、飯店,以前經常排放在收銀臺的各種梅酒也不見蹤影,即使還在店內,也被貼上了“自飲,不外售”的便簽。這些酒館、飯店,大多屬于中高檔,面向消費者的酒水飲品,基本以白酒、啤酒、葡萄酒和無酒精飲料為主,梅酒等果酒的選擇很少,甚至基本沒有。經營一家本地私房菜餐廳的王先生稱:“因為國產梅酒品牌小而分散,很多來自小作坊,沒有品質保障,就很難讓消費者買單。”

        有業內人士認為,因為近年“純手工”情懷的流行,自釀酒逐漸變為消費者眼中的稀罕物。現在自釀果酒在線下餐飲店的銷聲匿跡,一定程度上會變相導致梅酒這一細分市場的消費斷層。在消費升級以及健康酒飲的趨勢下,雖然梅酒品牌不少,但在終端的高質品牌基本空白。

        而在梅酒市場,消費力足夠的情況下,消費斷層的本質是因生產不足導致的生產斷層。即高質梅酒品牌的缺失。

        在記者看來,這種外來品牌強勁,內部市場散亂的形勢,需要更多優質品牌的提振。此時,再看梅見的出現,似乎正是時候。

        江記酒莊背書,梅見能否提振中國梅酒品牌?

        作為江小白的兄弟品牌,低度、利口的口感對梅見可以說是與生俱來。上述餐廳老板告訴記者,這不是他第一次售賣江記酒莊的產品,“江小白表達瓶、蓑衣米酒等都是餐廳里受消費者歡迎的低度酒。同是一個酒莊釀造,消費者會更信任。”

        而梅見使用的青梅,據江記酒莊釀酒師介紹,產自普寧。記者從揭陽市政府網站上了解到,普寧青梅果品優良,曾以干濕梅等半成品為主出口日本,是日本梅酒品牌的主要原料來源之一。在2015年中國農產品區域公用品牌價值評估中,“普寧青梅”的品牌價值已為11.75億元。可見,在品質追求上,普寧青梅是梅酒品牌不錯的一種選擇。

        在餐廳和朋友聚會的張艾告訴記者,她經常喝梅酒,一是度數低,二是感覺輕松,“這是第一次嘗試梅見,不管是順滑的口感,還是簡約時尚的設計,識別度都很高,會把它分享給朋友。”

        品質是一個品牌成功的基礎,保持品牌活力,往往還需要來自渠道、品牌形象、需求洞察等合力的助推。相關市場研究專家從渠道、場景兩方面,分析了梅見的發展前景。

        在渠道方面,7年來,江小白的渠道模式日益扁平化,對終端門店高度滲透,擁有強大的渠道下沉優勢。借助渠道聯動,梅見可快速精準觸達目標用戶。

        在場景方面,江小白一直在縱深挖掘“四小場景”,梅見則從年輕人忙碌的工作和生活中,洞察到家人朋友相聚不易,從而對單一場景進行多維用戶需求挖掘,使梅見從一瓶酒成為情感寄托的媒介,向用戶傳達出“好久沒見,打開梅見,是你我相見”的情緒體驗。

        另外,記者了解到,在提振中國梅酒品牌之道路上,欲以“青梅文化”帶動青梅產業發展的普寧梅企,或許和江記酒莊不謀而合。

        復興中國傳統梅酒文化,江記酒莊的另一場“老味新生”?

        據央視財經報道,2018年,江小白和茅臺、洋河、五糧液瀘州老窖一起入選年輕人最喜愛的5大白酒品牌。如此光環下,梅見一經推出難免引起行業人士的各種猜想。

        有酒業人士分析,梅見推出前,江記酒莊已推出一個米酒品牌蓑衣,似乎在推進多品牌戰略,向平臺化酒莊轉型。此外,考慮到江小白在白酒市場形成的“頭部效應”以及品牌生命線,不排除江記酒莊居安思危,打造新的爆款,激活另一個小眾市場的可能。

        另外,記者發現,梅見的首批上市地為上海、杭州,這些地區都有著飲用梅酒的傳統歷史,所以,這或許會是江記酒莊的另一場“老味新生”。

        據資料顯示,梅樹在中國有三千多年的栽種歷史,在云南、廣東、福建等地,梅酒都是傳統的飲用酒,也是中國傳統酒文化的一個載體。即使在日本,青梅也是在一千多年前,才被日本的遣唐史由中國引入。

        而江記酒莊作為江小白的生產釀造基地,在過去7年里,把重慶小曲酒推向了海內外,也把傳統的酒文化融合到涂鴉、說唱等時尚潮酷文化中。江記酒莊一直背負著“老味新生”味道戰略的執行。

        如此看來,在健康愉悅的飲酒體驗成為新時尚的當下,江記酒莊選擇有深厚文化根基的梅酒打造標桿品牌,既是一場市場博弈,也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光復。

        在未來,梅見能走多遠,在市場上和江小白、蓑衣米酒等能否形成品牌矩陣,市場終將給出答復。

          關鍵詞:江小白 青梅酒  來源:佳釀網  佚名
          (責任編輯:程亞利)
        • 上一篇:WSET課程加入中國白酒內容 到底是看中了什么?
        •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    • 商業信息
          一本道久久综合